Friday, February 12, 2016

我第一次体会到见最后一面的感觉...

原来 在病房当中看着仪器拼命地响起,一直告诉着家属,她的情况不妙

观察着 观望着 紧张着 难过着

却只能這样看着她痛苦的离开

什么话也没留下 只留下了女儿们 老公 和 亲人

老公拼命地大声的叫喊她的名 希望她睁开双眼 看看他们

一直到她断气也还相信只要她听到,就会醒过来

原来 病魔這么缠人 残忍的带走她

或许 去到一间真的有专科的医院就不一样

或许 早一点发现就不一样

或许 不是碰到农历新年公共假期就不一样

现在我才知道 医生也有假期 而且是集体的假期

医院只剩小猫两三只 功夫不到一半的 实习医生

吊点滴 对医生来说是小事一桩 但都可以把手都弄肿了 因为 实习医生把水都放去别边

实在够气人 但现在也无所谓了

希望你们這些所谓的医生能够心安理得

话说 只要过了 初一 她就能活到七十多岁

年二十九 就已经逃过一劫 可惜 初一 竟接到了噩耗

“mommy 不行了”... 小女儿难忍泪水的说着

飞奔而去了.. 希望她能撑着点 尽管话也说不清 只能互看

到最后谁不相信神,只要过了初一就没事的这句话

大家也在倒数着 初一快点过去

可惜啊 说好的今年要来找我们一起过新年的啊~

安息吧 总是买蓬蓬裙给我的姑姑,总是为别人着想的姑姑,你一路上都不孤单,因为大家都送你到最后~ 像拍电视剧一样,黑社会的大嫂出殡一样,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