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 2016

总是不懂要写什么标题

2015年,过得不错,总算该读的书都读完了
现在继续当个奴隶,四月才能够解脱
希望能如我所愿,毕业后以fresh grad的头衔在新找到工作
已不祈求其他国家,不祈求高薪(骗人的),只要能还债和养活自己啊~~~~

还说,我还算幸运的进入到一个老板没怎样的团队
庆幸有一班好好好的senior,大家都愿意分享,愿意聆听
当然,公司的政治还是会有,但暂时不在我的团队
我只管听八卦,不外传 XD

啊~~~ 第一次当姐妹还真的什么也不懂
完全在状况外,新郎也似乎在宿醉当中
只能祝福這一对,真心希望妳能幸福
也许你想要的不多,只想呆在他身边就足矣
好好的女生,一定会生个可爱的宝宝

--------------------------------------------------------------------------------------------------------

我觉得15年做的最对的事情就是把外公从槟城接回来暂住几个月
谢谢你,亲爱的载我北上
再看他的意愿是否想要留下
他的记性不如从前,虽说老了這事经常发生
但他已叫不出我是谁,心里还是会难过
至少在我叫一声外公的时候,他还是会笑
他开始不记得回家的路,不记得他早上买了面包还没吃,下午又再买..

我不喜欢大舅是有原因的,他只顾外家,自己的父母呢?
岳父行动不便,吃饭什么的都还是会带上他
你的爸爸呢?他都能够行动自如,为什么你总是把他关在家里头!
他的行动范围就只有家楼下 ...
没人和他说说话,这样行吗?

只希望外公在這里有那么多人和他聊天,他会好点
不至于一个人傻傻的过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